欢迎来到舜德不锈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27-83893889

舜德水箱手机站关注手机站

舜德水箱微信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常见问答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答

中医也能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吗?南阳中医是这么讲解肺炎的
来源:本站   点击:664   时间:2020-01-28
   
是寒疫不是温疫,请对照自己的先舌苔再服用预防方!
 
我是做不锈钢水箱的,时刻关注着这次冠状病毒的最新进展情况,今看到河南一名中医临床医师,发了一些自己的科普知识给大家分享一下。
 
此前一直有朋友问此次温病的预防和治疗情况,有些甚至要求根据运气来拟定一个方子,但运气可以说明大的趋势,却不一定能与此次疾病完全切合,我没有在临床一线接触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人,所以谈不上有什么真切的认识。
 
从理论上来讲,大家先要对中医温病的概念有一个认识。瘟疫是一个统称,又称为温疫,瘟和疫同义,均指流行性传染病。
 
但温疫是否就是热证呢?就只能清热解毒呢?当然不是,这种概念是错误的。除了温疫,还有寒疫,所以我一直反对滥用清热解毒中药,原因就在于存在寒疫。
 
温疫是流行性传染病中以热证为主要症状者,清代温病学家多是的讨论这个层面的温病,它以里热炽盛,损伤阴津为主,所以需要清热养阴。
 
流行性的发热性疾病并不一定都是热证,历史上也有过寒疫的概念。也就是说尽管发热、传染性强烈,但病机确是寒湿阻滞,这时候的治疗就是不是清热解毒了。这时需要用阳来化阴,祛除寒湿,人体自然恢复阴阳平衡,再用清热解毒就是错误了。
 
清代温病学家吴鞠通《温病条辨》有一篇《寒疫论》,他也认为有寒疫:“世多言寒疫者,究其病状,则憎寒壮热,头痛,骨节疼烦,虽发热而不甚渴,时行则里巷之中,病俱相类,若役使者然;非若温病之不甚头痛骨痛而渴甚,故名曰寒疫耳。盖六气寒水司天在泉,或有是证,其未化热而恶寒之时,则用辛温解肌;既化热之后如风温证者,则用辛凉清热无二理也”。
 
这里提出了寒疫和温疫的区分,寒疫是“憎寒壮热,头痛,骨节疼烦,虽发热而不甚渴”,也就是说恶寒、发热,头痛身痛,但不口渴。温疫是“不甚头痛骨痛而渴甚”,温疫因为是里热证,所以需要大量的水分,这是人体的本能。如果不口渴,基本可以肯定不是温疫。
 
判断是寒还是热,除了口渴与否,其实还有很多判断指标,譬如后边提到的舌苔干燥与否。还有就是一个西医学不太理会的一个病人的主观感受也就是恶寒与否。张仲景在《伤寒论》中就已明确提出“发热而渴,不恶寒者名为温病”。简单来说就是病人是否觉得怕冷,如果不人不怕冷而怕热,那说明里热已盛,如果病人还怕冷,那么轻易不要用清热肌表及攻下的药。
 
但西医学不分恶寒与否,对发热病人一概而论,采取的物理降温、敷冰袋、输液等,对这类的怕冷而发热的病人实会雪上加霜的,这是西医学在外感病中的一大弊端,也是中医学最反对的地方,这一点需要西医好好观察临床,如果治疗错误,这类病人最容易出危险。这也是我上一篇说西医学对外感病的认识及治疗还很不完整的一个原因。
 
历史上中国有过很多次瘟疫,大规模的聚落城邑生活开始后,瘟疫爆发的更加频繁,但每次瘟疫并不一定都是温邪,也有一些寒疫。
 
我们举例说明,张仲景《伤寒论》序中说“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自建安纪年以来,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老子讲“大病之后必有凶年”,汉末建安年间战乱不断,死伤无数,传染病的发生更是适得其时,所以才有了曹植诗中“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悲惨状况。
 
仲景的序言已经说了伤寒是建安年间瘟疫的主要病因,但这个伤寒在医学上有广义的和狭义的区分,我们不去讨论,但说明瘟疫是有寒证的。
 
在宋代也有过寒疫,千古第一大文豪苏东坡曾记述过。苏轼和宋代的士大夫一样,共同的特点是爱谈论医学,但没有多少实践的机会。他被贬黄州期间,曾经用一个朋友祖传的圣散子在几次瘟疫中治好了的许多人,于是大肆宣扬这个圣散子的功效,圣散子也因为苏东坡的名气而大兴天下。
 
东坡还认为“而用圣散子者,不问阴阳二感,状至危笃者,连饮数剂则汗出气通,饮食渐进,更不用诸药连服取差。其轻者,心额微汗,正尔无恙,药性小热,而阳毒发斑之类,入口即觉清凉,此不可以常理诘也。时疫流行,平旦辄煮一釜,不问老少,各饮一大盏,则时气不入其门。平居无病,空腹一服则百疾不生。真济世之宝也……”圣散子一时被认为是“温疫圣药”,天下风从。凡是跟风就大多会出问题,历史已经无数次的验证了这一点。
 
圣散子方是什么组成呢?《三因方》所载如下:草豆蔻十个,猪苓(去皮)、石菖蒲、茯苓、高良姜(剉炒)、独活、柴胡、吴茱萸、附子(炮,去皮脐)、麻黄(去节)、厚朴(炒制)、姜汁(炒制)、藁本、芍药、枳壳、白术、苍术、半夏、泽泻各半两,藿香、防风、细辛各半两,炙甘草一两。右为剉散,每服五钱,水盏半,茶七分,去滓,空腹热服。
 
其按归类用药为:
寒:麻黄、细辛、附子、吴萸、良姜。
风:防风、藁本、独活。
湿:苍术、厚朴、藿香、猪苓、泽泻、半夏、石菖蒲、茯苓、白术、草豆蔻。
其他:芍药、甘草、柴胡、枳壳。(这四味药是仲景的四逆散,枢转内外的关键药物。)
从方中可以看出,此方药多温燥,主治当为风寒湿邪无疑。三邪相合,性质以寒为重点,故陈无择说此方主治“寒疫流行”。
 
所以说苏东坡认为此方可以不问阴阳的说法是错误的,这是很多文人治医的毛病,他们临床不多,恰好碰到一次寒疫,用了辛温发散的圣散子治好很多,就认为此药可以
阴阳通吃,这是大忌讳。
 
事实也很打脸,宋代真正的临床大家陈无择便对此作了批评,他在《三因方》中说:“此药实治寒疫,因东坡作序,天下通行。辛未年,永嘉瘟疫,被害者不可胜数。盖当东坡时寒疫流行,其药偶中而便谓与三建散同类。一切不问,似大不近人情。夫寒疫亦自能发狂,盖阴能发燥,阳能发厥,物极则反,理之常然,不可不知。今录以备寒疫治疗用者,宜审究寒温二疫,无使偏奏也。”
 
同一个药,时而活人无数,时而杀人无数,说明了温疫的性质每次是不同的,中医治疗瘟疫绝不能先入为主,根据每次瘟疫的不同情况,灵活对证处理,归根结底还是要分别阴阳寒热虚实,请大家铭记这一点,不论什么疾病,中医都要如此区分。
 
那么此次肺炎究竟是寒湿多还是燥热多呢?我们根据现有的资料来做一分析。
联系我们
电话:027-83893889

15926221333 王经理

电话:027-83893889

传真:027-83386079

Q Q:7748867

邮箱:[email protected]

工厂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田园大道康利工业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