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舜德不锈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27-83893889

舜德水箱手机站关注手机站

舜德水箱微信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题

全球都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竟有老外“华人与狗不得境外捐赠”
来源:本站   点击:386   时间:2020-02-06
   
                                                              本文由湖北不锈钢水箱厂家转发
 
2020了,还搞“华人与狗不得境外捐赠”,责任者是谁?
 
01
  在武汉封城后,我通过南方周末的报道,意识到 N95 口罩将在整个疫情当中长期紧缺,因为这种高技术含量、高工艺水平的物资,国内生产能力不足,另外由于这几年国内空气质量改善,库存也不足。不足怎么办?国外购买,运回国来。
老实说,我最初想采购的金额是 10 ~ 20 万元人民币,我心里想,绝对不能超过 20 万,不然没法向老婆交待。
然而,春节期间我发文章,有几天的打赏都是两小时内就达到 10 万元,按微信规定,这是公号主每天可收的顶额打赏。
不是我的文章写得有多好,而是,我想打赏粉丝和我有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这,也就是传说中的“拈花微笑”吧。
打不打赏我都会去买口罩来捐赠给医院,这是我的良心需求。但我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有一个最大困惑:
我在海外采购 N95 口罩,怎么就不能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人的名义捐赠给自己的同胞?
 
 
02
  这个障碍,只有真正做事后才能够知道,一般主流媒体不会报道出来的。但是,浙江海关、商会比较“二”,心直口快就在网上刊登出来了,留下了证据:
主流媒体澎湃新闻也“不小心”报道了出来:
其他权威的主流媒体,未见有明确报道说明。
对于这个规定,我实在是如鲠在喉,自始至终心里悲愤不已,因为,它总是让我想起清朝末年的两句话: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宁赠友邦,不与家奴!”
大家说,是不是非常神似?
我又想,我经常学习“大国崛起”,怎么崛起?“文化自信”,怎么自信?
这不是吐槽,是我在工作当中切切实实遇到了障碍。
比如,我在西班牙采购 FFP3 口罩(防护效果超 N95 ),找到货源,付款,把货拉走,没问题。但是接下来有两步:1. 上飞机运回国,2. 到国内过海关,这两步就同时要求:
捐赠人是谁?
写卯叔?或卯叔的真实姓名?开玩笑,不行!没人让你上飞机的,上了飞机回了国,没有人让你快速清关的,因为海关只认“规定”。
那谁行呢?就是上面报道出来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当然,做好事,钻空子还是很好钻的,于是我找了一个外国朋友替代我,这个朋友听了我的解释,刚开始一脸不解,随后他似乎又明白了,哈哈大笑:
“所以我让你移民呀,不然你还不如我们西班牙的一条狗呢!在我们西班牙,狗捐赠了,也是可以留名的。你捐赠,都不能留你的名,我说 Maoshu 啊,你到底图的是什么!”
朋友说的话难听,但话糙理不糙,我不能连一条狗都不如啊,Maoshu 不止代表我自己,也代表广大粉丝。
于是我想的办法就是,以口罩厂商的名义捐赠,在厂商的名字后面加上“ Maoshu ”字样。
这当中也有问题,就是纸上写的,和盖上的章不完全相符,写在纸上的多出了“ Maoshu ”字样,而人家的章里可没有你“ Maoshu ”的。
不管那么多了,或许回了国,能糊弄过去呢,反正搞回国再说。
 
 
03
  1 月 31 号我发文《求求你们了,让我从海外把N95“人肉”回国吧!》,吐槽北京 H+ ,很大程度上也是这个原因闹的。因为我不能以个人的名义捐赠,只能以“迪拜 XX 商会”的名义捐赠,“迪拜 XX 商会”那边说,赶紧让受赠人盖章来函,南航临时安排一趟包机,货搭上这趟航班的话,很快就能到国内。
本来这事很好办,我事先已经和中日友好医院商量好,由中日友好医院盖章接收,医院方也同意。但是,这时候医院方答复,“就昨天晚上下的规定,医院不能接收了,不能盖章”,于是我打电话问北京 H+ ,北京 H+ 又说“要向领导汇报”。
你说急不急死人?商会那边在催,货马上要上飞机,这边的章又盖不出来。
如果捐赠人,可以堂堂正正的是我自己,我就不需要  H+ 盖章,也不需要医院盖章,我就写我自己收,再转赠武汉的医院,不能上免费的飞机,就上收费的飞机,到了国内,该怎么办手续就怎么办手续。
而我不能作为堂堂正正的捐赠人,得弄虚作假,找商会代替,商会当然也有自己的要求,得接收单位盖各种章。
在这里我没有要吐槽商会的意思,相反我对迪拜 XX 商会非常感激,他们要章,也是没有办法。
令人欣慰的是,我的文章被删后的当天,很快有有关部门的领导来与我联系,说将会有北京 H+ 到首都机场海关现场办公。2 月 1 号,财政部、海关总署和税务总局联合发文要简化抗疫物资通关手续,武汉 H+ 也跟着改口说医院可以接收救援物资。
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
北京 H+ 改得最好,行动最快,听说 2 月 2 号他们就在北京机场海关开窗口了:
2 月 2~4 日,我依然要为捐赠人问题抓狂,因为按最简化的程序,也要有“ 4 张单子”才能快速通过海关,其中捐赠人 2 张:捐赠物资清单和捐赠意向;受赠人 2 张:受赠清单和使用清单(给哪些医院使用)。
这合情合理,我完全理解,也完全同意,这已经是简得不能再简的“ 4 张单”了。
但是,捐赠人不能堂堂正正写我自己,就得有很多麻烦,比如捐赠清单和捐赠意向,你都得捐赠人盖章吧?遥控一个国外的机构盖章,总是很麻烦的事情,并且,国内与国外,真正的工作时间能够交叉上的,也就一两个小时。有粉丝说我更文不规律,干这事,吃饭睡觉都不能规律,更文能规律吗?
就是因为这个捐赠主体问题,导致我吃不好睡不好心中有气撒不出,所以我今天必须要把制造“华人与狗不得境外捐赠”的责任人找出来,要找到具体承担责任的某个自然人!
找出来了,你,得请我吃一顿好饭,向我道个歉。
 
 
04
  我认为,至少得有两个人为这事负责,一个是起草这个文件的人,一个是审核这个文件的人,尤其是法律顾问。
这个法律顾问绝对是不合格的,我猜测这厮可能是哪个野鸡大学毕业的。
我猜测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释义》对我国捐赠法第九条这么解释:
“境外的捐赠主体主要有国际组织、外国民间组织、海外华侨华人以及港澳台同胞”,这个法律顾问呢,就生搬硬套了,依据此条释义强制性地要求境外物资的捐赠主体必须是境外自然人。
其实,捐赠法没错,捐赠法的释义也没有错,释义讲的是“境外的捐赠主体”,而不是“境外物资的捐赠主体”,这个法律顾问把两者搞混了。
捐赠法是 1999 年颁布的,那个时候大家还没怎么使用互联网,所以境外物资的捐赠主体,基本上就是境外的捐赠主体,而 20 年后的今天,世界的互联互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两者必须区分。
你看看,一个法律顾问,读书不认真,理解不透彻,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误差,害苦多少人!两“总会”得为他背多少黑锅!
再往严重点说,给我们的国家,抹多少黑啊!
这个人,不该揪出来吗?
 
 
05
现在,我给大家通报一下前天和昨天文章留下的疑问:
顺丰运送的德国口罩 2 月 3 号 13:00 接货,5 日 13:00 已经交到武汉协和医院手里,有图有真相:
京东运送的荷兰口罩 2 月 3 号 11:00 接货,免费运送,现在接货人收到的信息显示要到 2 月 8 日的 22:00 :
什么也不用说了,免费免费,免费的代价就是要慢三天多送达。
迪拜的口罩呢,呵呵,从迪拜运送回来的飞机找不到,不知跑哪去了,货也不知所踪。据说货在广州,有人说今晚会送到北京,但这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改时间了,所以我也没敢相信。
嗯,这也是免费、“绿色通道”的代价。
以后其他国家回来的货,我就都交给顺丰,走最高价,其他所谓免费的,滚犊子吧!
我很快就会收到从西班牙、迪拜、韩国、新西兰运送回来的口罩,大多数都从首都机场落地,我将填写“四张单子”,现场交给北京 H+ ,完成通关手续。现在四张单子最重要的,是确定捐赠给哪些医院。
 
  我购回的这些口罩,除了日本回来的外(日本回来的是新技术口罩,只能我们普通人使用,不敢给医院),都是符合欧洲标准的 FFP2 、FFP3 和符合美国标准的 N95 ,嗯,赠送给哪些医院呢?我让助理在今天的第三条列一些医院的求助信息,请大家在今天的文章后面投票选择。
卯叔究竟可以捐出多少口罩?在国外电商平台采购口罩,FFP2/3 和 N95 的采购价是每个 20~30 元,从我花出去的钱数,理论上我可以捐出 3~4 万只,但说实话,恐怕达不到这个数,因为有退单的,有货不知所踪的,有不符合标准的。前天已经交给顺丰大约 4000 只,昨天又亲自运送给河北的一家医院近 4000 只,我估计,至少还会有 2 万只将在这几天能从海关提出来。有哪个医院还需要口罩,就与我的助理联系吧:
 
微信:wwwww0515
 
电话:151 4930 1045
 
 
 
 
 
 
 
 
本人由不锈钢水箱厂转发

 

联系我们
电话:027-83893889

15926221333 王经理

电话:027-83893889

传真:027-83386079

Q Q:7748867

邮箱:[email protected]

工厂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田园大道康利工业园